梅花logo

2020,關于網紅/帶貨的10個趨勢預測

2020-02-25 快速評論
2019,是各大網紅大放異彩的一年,李佳琦賺了2億,李子柒爆紅海外,快手辛巴帶貨額破了110億...2020,網紅又會有什么趨勢呢?

文|梅花網Michael

2019,是各大網紅大放異彩的一年,李佳琦賺了2億,李子柒爆紅海外,快手辛巴帶貨額破了110億...找網紅帶貨已成為品牌營銷的新趨勢,也是席卷全球營銷領域的新浪潮。

最近小花翻閱了國內外行業數據、大V觀點、相關報告等資料,大膽預測了2020年,關于網紅/帶貨的10個趨勢。

希望大家能有所收獲,啟發。如您有不同觀點或建議,歡迎評論區留言交流。

01
網紅經濟仍將繼續擴張

互聯網時代下,網紅經濟的發展速度與商業潛能,不斷地刷新人們的認知: 

因搞笑短視頻走紅的papi醬,一條廣告在2016年賣出2200萬。

模特出身的張大奕,創造了28分鐘銷售額破億的記錄,并在2019年4月成為首位在納斯達克敲鐘的網紅。

淘寶主播薇婭,在2019年8月的新西蘭溯源直播,引導成交金額高達1.34億。

火到海外的李子柒,2019年店慶期間,網店銷售額破2千萬。年收入更是破億。

在2019年賺了2億的李佳琦,最近又因5秒賣出10萬包火腿登上熱搜。

……


在未來,網紅(包括電商平臺的網紅,到電競主播,短視頻網紅)經濟或將持續地擴張。
 
對于電商網紅來說,伴隨著電商直播接受度與認可度的提高,以及直播消費習慣的形成,網紅電商直播的市場規模會進一步擴大。根據國內研究機構克勞銳的預測:2020,網紅經濟中的電商市場規模將達3000億人民幣。
              
圖:《2019網紅電商生態發展白皮書》TopKlout克勞銳
 
而根據國外著名研究機構Frost&Sullivan預測,網紅經濟的總規模(包括電商收入,在線打賞,知識付費,代言商演等),也將達到3400億人民幣。
      
來源:Frost&Sullivan《中國網紅經濟規模統計與預測》
 
02
網紅或將取代傳統媒介,成為品牌投放重地
 
網紅帶貨正在逐漸地取代電視,紙媒等傳統營銷方式。
 
一方面是因為,購買力越來越強的千禧一代(主要指80后,90后),已經疲倦于傳統廣告的“地毯式轟炸”或“強行安利”,他們更愿意參考關注者的意見來決策消費。據奧美戛納的數據顯示:僅有6%的千禧一代相信傳統營銷廣告,但相信網紅的比例高達92%。
      
圖:business insider

另一方面是因為,是不斷優化與普及的社交媒體,逐漸攫取了消費者的大量時間。在互聯網及社交化浪潮的沖擊下,傳統廣告語境下的4P理論效率不如從前,傳統廣告的“一網打盡”也已不再現實, 網紅營銷能將品牌信息更快,更準,更有黏性地傳遞給目標消費者。
 
品牌們也越來越注重網紅在營銷中的地位,比如雅詩蘭黛已經宣布,2020會將75%的營銷預算投放在網紅上。據外媒mediakix的預測:2020 年,全球的網紅營銷支出將達到100 億美元。

       
圖:mediakix
 
03
網紅不再只是種個草
 
過去,品牌找網紅,可能只是為了制造個話題/熱點事件,提高一下知名度,或者只是讓KOL給粉絲種個草。
 
未來,品牌主在找網紅合作時,可能會要網紅進行更全面,更深入的營銷(包括品牌的宣傳,種草,個性化定制,與用戶的互動,提升用戶的復購率)。

              
圖:《2019網紅電商生態發展白皮書》TopKlout克勞銳
 
同時,網紅也會自然地成為品牌的長期合作伙伴。在未來,品牌一旦確定網紅的粉絲與目標消費者高度匹配,就可能會在同一個網紅上持續投放十幾次廣告。

圖:influencermarketinghub
 
未來,你關注的博主/up主/主播,可能會對一個品牌,進行長期、高頻次的安利,并在互動中采集信息反饋給品牌。
 
04
網紅的生命周期面臨衰減
 
新平臺,新形式造就了一大批新網紅,網紅的生命周期也在不斷地衰減?,F在回顧下去年流行的網紅,不少都已淡出了人們的視野。比如陸超、雄鷹高飛熱度大幅下滑,代古拉K已經很難在抖音里刷到,流浪大師沈巍也很久沒有消息了。
 
              
圖:雄鷹高飛
 
用戶在習慣熟悉老網紅的風格,套路后,注意力又會迅速地被有新鮮感的新網紅吸引走,就像當初關注老網紅那樣。近年來,用戶對于創意與審美越來越高的要求,對網紅維持熱度,是個越來越嚴峻的考驗。
 
05
涌現更多的虛擬網紅
 
虛擬人物,因其更強的可塑性與趣味性,傳播速度更快、認知難度更小,擁有更強的營銷能力。
 
現在,已經有一些CGI(電腦生產圖像)虛擬網紅出現,比如,Instagram(海外社交平臺)上最火的虛擬網紅LilMiquela,不但在Instagram上有超過180萬粉絲,受邀出席Prada秋冬秀,還和特朗普一起入選了《時代》雜志全球25大網紅。(下圖右數第三位)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另一個虛擬網紅Noonoouri,不但和天貓合作,還以中文名“努努”的身份,參與時裝品牌Valentino2019早秋時裝大秀,與楊冪撞衫。還在2019年與易烊千璽一起拍攝廣告。

圖:VogueMe

隨著AI人工智能等技術的發展,虛擬網紅的建模制作成本正在快速下降。已經有越來越多的時尚品牌開始嘗試虛擬網紅的合作。未來,虛擬網紅的潛力將難以估量。
 
06
腰尾部網紅的潛力
 
腰尾部網紅具有兩大潛力:自然流量與更活躍的互動。
 
推薦算法(針對內容進行算法推薦)很可能是未來主流的流量分發機制,這個機制意味著流量除了會受到網紅量級的影響,網紅“對路”的內容也會帶來大量流量。同時抖音、快手平臺方都在加大對腰尾部網紅的扶持力度,把更多的流量分發給腰尾部網紅,為其“賦能”。
 
              

具體來講,推薦算法的應用普及后,用更低的成本投放合適的腰尾部網紅,效果可能比投放頭部網紅更好,運氣好甚至會碰到爆款。
 
另一方面。海外研究機構Later,在對各粉絲量級的網紅(粉絲量低于5萬的博主)粉絲活躍度統計后發現,腰尾部網紅也值得品牌方考慮,他們雖然粉絲不多,但是粉絲的活躍度更好。
 
圖:Later
 
07
網紅垂直化仍是趨勢
 
相對于大眾網紅,垂直化的網紅傳遞的內容,更加專業和深度,變現方式也更加多樣(電商,廣告,培訓,打賞等等),變現效率也更高。
 
比如,軍事類網紅張召忠,在直播現場賣起了T恤,杯子,鼠標墊等網紅周邊產品。這種變現方式,對于大眾網紅來說是比較困難的。


在電商直播領域,網紅的內容垂直化也將是主要趨勢,因為未來,平臺將更加重視某些特定用戶群體的需求,未來直播電商的細分市場會出現更多新的機會,品牌也會積極扶持更加細分垂直領域網紅的成長和運營。(電商網紅在垂直領域,會涌現出更多有影響力的主播,類似于“口紅一哥”“淘寶一姐”,成為XX品類的“一哥”、“一姐”,不過人氣上很難達到李佳琦、薇婭那樣的高度。)
 
08
網紅對于粉絲的運營將會更加精準
 
網紅的影響力不是萬能的,比如李佳琦賣男性美妝、李湘賣貂皮大衣都意外慘敗。將來網紅可能會針對精準用戶群,匹配相應的服務和內容,滿足個性化與定制化需求。
 
除了更注重個性化精準服務,人群,訂單與流量數據將進一步整合,得到更精準的粉絲洞察。粉絲的分類標準也會更加多樣化精準化,商品將以更豐富的形態呈現給粉絲。合適的內容將在合適的場景傳遞給合適的人。
圖:《2019網紅電商生態發展白皮書》TopKlout克勞銳
 
09
網紅品牌化,品牌網紅化
 
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網紅成為自己的品牌主,服務于自有品牌廣告傳播和電商轉化。比如許多網友購買產品,可能不會太關心產品本身品牌,而是看主播品牌的屬性(主播是否靠譜,主播的議價能力,主播的選品風格等等)。
 
有意思的是,未來也會有更多的品牌考慮從公司內部孵化網紅。
 
這里的內部指的是員工與客戶。他們的營銷潛力一直被低估。雖然他們的粉絲數可能并不多,但是他們對公司產品的理解與推薦的熱情,是網紅無法比擬的。而且幾乎免費的推廣成本,給品牌提供了更多的容錯空間。(例如抖音上的衛龍美工,為品牌帶去不少免費流量)
 
 
10
新技術帶來新的帶貨形式
 
5G等技術的成熟與商用,讓直播等互動形式更加多樣化,網紅會通過新的互動玩法提高帶貨效率。游戲化屬性也會在網紅帶貨過程中占有更大的比例。
 
例如,未來當你去線下店消費時,店員會借助VR/AR設備,將簽約網紅帶到你面前,讓你通過更具真實性與互動性的途徑,了解產品的營銷信息。
 
              
 

參考資料:

《2019網紅電商生態發展白皮書》TopKlout克勞銳

《電商直播是「未來趨勢」還是「一時熱鬧」,2020 年的增長點在哪里?》淘寶直播

《2020年營銷猜想和一些建議》傳播體操

《2017-2022年中國網紅經濟商業模式創新與投資機會深度研究報告》前瞻產業研究院

《Top 8 Influencer Marketing Trends Coming in 2020》Lexie Carbone

《8 Influencer Marketing Trends for 2020》Influencer Marketing Hub

《State of Instagram Influencer Marketing in 2020》Later×Fohr


注:本文為梅花網的原創文章,若轉載此文,請在文章開頭標注“作者”、“來源”及本頁鏈接。更多轉載細則查看梅花網公眾號(ID:meihuaevent),回復“轉載”了解須知。


长沙麻将
0/300
評論
  • 按熱度
  • 按時間
    相關文章